免费下载茄子视频。

重主来到上庭之前,仍旧依照规定,请上庭门庭前的宫侍通报。

依照规定,除非是太苍大臣、强大修士,根本没有主动请求觐见的资格。

只能被动等待王庭传召。

但是门口的宫侍,似乎早已经得到了某种命令,任由重主进入上庭。

重主进入上庭,尽管他已经来过一次上庭,但是他仍旧觉得上庭中的一切都透露着美感和神秘。

比如上庭宫门上沿巨大的凶兽浮雕,比如其中各色的建筑。

都让这个寡言的少年,生出浓浓的兴致。

一路观赏,一路观察。

重主终于来到上玉乾宫前。

侍从通报之后,高声喝道:“尊王王令,召重主觐见。”

重主整了整衣衫,进入玉乾宫中。

玉乾宫上首,纪夏正细细观看着一本典籍。

彭豆豆曝清凉唯美写真

他眼中大日轮转,透露出金光,似乎遇到什么极好的内容。

重主向纪夏行礼。

纪夏不曾抬起头颅,轻轻挥手。

重主入座。

纪夏仍旧观下之后,我就一直在好奇,能够掌控那等诡异力量的强大贵胄,为何会出现在三山百域这种荒凉的所在。”

重主本来想要饮茶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

旋即将杯中的香茗一饮而尽。

“原来当时,尊王看到了我,我自以为被道道魔气遮掩,寻常强者无法看穿我的魔体,没想到尊王不同凡响,竟然能够轻易看穿魔体之下的躯体。”

重主看向纪夏,眉宇中又露出饶有兴致的好奇之色。

纪夏终于将手上的典籍放在桌案上,缓缓抬头,凝视重主。

玉乾宫中逐渐弥漫僵硬的气息。

良久之后,重主忽然舒了一口气,道:“尊王不必担心,我来临太苍不过是因缘际会,并不是我对于太苍有什么不纯的目的。”

纪夏面无表情道:“阁下多虑,我从来未曾担心此事。”

他眉头微挑,继续道:“因为如今的阁下,周身散发的气息,似乎比起那日,孱弱的可怕,你如果想要对太苍图谋不轨,不必我动手,我麾下十余尊神台,任何一尊都能够将你击杀。”

纪夏并没有自大。

他说的是实情。

在女丈国中,司黎主持刀追杀三口魔物,魔物之中的苍白少年便是此刻玉乾宫中的重主。

当时的场景,纪夏还记忆犹新。

那只可怖的三口魔物,给了当时的纪夏极大的冲击。

强大、诡异、阴暗。

可是现在的重主,在纪夏大日灵眸和荧惑禁眸之下,早就没有了那般恐怖的气势。

虽然现在重主,周身散发的气息,仍旧非常强横。

区区灵府九重境界,但是给纪夏的感觉,却是他已然能够媲美近神台!

但是区区近神台,对于现在的太苍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逾越的高山。

如果纪夏愿意,就算是十余尊近神台,也要葬身于此。

重主听到纪夏生冷、冷漠的话语,脸上的表情不变,眉宇间也没有任何愠色。

他向纪夏行礼,开口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尊王灵识传音于我,让我前来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纪夏仔细看了这重主一眼。

“司黎主……现在这个苍白少年名为重主,大约也是姓司的,司黎主当时称呼他为王兄,他们只怕有血缘之亲。”

纪夏心里暗暗揣度。

口中询问道:“你来自重神?”

重主点了点头,道:“想来尊王听到了当时他追杀我时候的话语……如此一来,尊王大约已然知道我已经坠入了魔道。

也曾将一座国度上千万生灵都屠戮一空……”

纪夏面色丝毫不变:“我并不想深究阁下的往事,至于阁下屠戮的咒魔国,我恰好曾经无意看到过一本典籍。

典籍之中,对于咒魔国有寥寥几笔记载,区区几笔透露出来的残酷、邪恶,已经让我心惊胆战,如果阁下只是屠戮了这等的国度、种族,那我却还要为阁下摆下一桌佳肴。”

纪夏话音落下,立刻有御膳司的女官端来许多菜肴,放在重主身前的桌案上。

“咒魔族人,向来喜食他足婴孩,喜欢用无数种族的血肉献祭咒魔……仅仅这两条罪责,阁下将他们亡国灭种,倒也无可厚非。”

重主平静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些许意外的神色。

“没想到尊王博览群书,见识不凡。”

重主脸上绽开笑容,但却根本不解释他为何会屠灭咒魔国上千万生灵。

“阁下既然来自百域之外的帝朝,与太苍也没有任何间隙……只要阁下不心生歹念,你可以停留在三山百域之中。”

纪夏将限制的条件,扩展到了三山百域。

而不仅仅局限于太苍,乃至旬空域。

因为如今的太苍乃是百域上国,只要纪夏的意念所及,他麾下的神台强者、玄极宝船就能够到达三山百域任何地方。

没有任何一尊独立的百域国度能够抵挡太苍强者来袭。

这便是纪夏的底气所在。

重主微微点头,再度开口答谢道:“谢过尊王。”

两人饮宴,气氛并不如何活跃,甚至仍旧没有几句话语。

但是方才那种僵硬的气氛,也已经悄然消融。

如果纪夏不曾在一本典籍上看到咒魔国的描述,光凭纪夏对于那只独目三口魔物的印象,他绝对会不惜代价,将重主镇压,关入牢天神狱中。

因为他的大日灵眸曾经看到那尊三口魔物中的景象。

他看到无数生灵都无端被这尊狰狞魔物吞噬、撕咬。

看到大地沉沦,无数生灵痛苦嚎叫,声音是悲鸣,是惨呼。

但是了解咒魔族的秉性之后,他又突然觉得重主做到也许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毕竟无垠蛮荒中,以暴制暴以恶制恶的行径,也同样值得称道。

两人饮宴约莫半个时辰。

纪夏忽然想到什么。

他灵识微动间,虚空中有光幕生成。

光幕上是一只人立而起的山羊生灵,周身散发着强大的灵元波动,气息十分凶残。

纪夏构筑这一道山羊种族镜像,询问重主道:“阁下既然来自百域之外,可曾见过这个种族?”

重主目光落在镜像上,并没有任何犹豫,回答道:“颇为熟悉,这是凶羊族,乃是一种皇朝种族,国祚绵长,位于三山之后的诸江平原。”

纪夏徐徐点头。

这种山羊种族,纪夏记忆尤新。

在太苍开始征战诸多邪魔诸国之时,宿星曾经呈上一道玉简。

玉简上,便是两座强大国度军伍对垒。

其中之一就是这种山羊种族。

山羊种族用百万人族生灵献祭的残酷场景,纪夏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见384章)

每每想到无数大好的人族子民,就如此简单的死去,他心中便一片烦躁。

毕竟在无垠蛮荒中,同种族之间仿佛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

哀其所哀,怒其所怒。

所以当时的纪夏曾经发下宏愿,有朝一日如果太苍实力足够,纪夏就会手持那一道玉简,亲自问一问这座血祭人族的山羊国度。

问问他们的主宰。

“人族弱小,很多时候,确实只能沦为血祭之物……”

纪夏心中低语道:“可是弱小生灵中,也许有朝一日,也会出现强大至极的存在,凶羊族既然和我人族结下了大仇,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罪责!”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