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视频破解版下载

所有的邪门事,都是从这场寿宴开始的,确切的讲是从寿宴进行到的二十三时整开始的,那个时间点一到,就会有六个少年男女莫名的失踪,现场监控花屏了一秒钟,就在那一秒钟之内,六个活生生的少年就不见了,诡异的无法解释。

看意思,通过王离塔的‘视野重现’,我们有机会看到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塔塔不急哈,咱们先看完好不?”我柔声的安慰。

王离塔眨巴一下明亮的大眼睛,点了一点下巴,下意识的抱紧大黑猫,死盯着黑晶墙面不说话了。

我们都保持着安静,但黑晶墙面上的‘视野重现’,并没有停止。

被塔塔喊为悠悠姐的少女,很是不耐烦的翻着白眼,矜持的夹了口菜吃掉,这才诡异的看向镜头……,呃,看向王离塔,很是小声的说:“塔塔,就别白费力气了,看可怜,姐姐我实话告诉好了,的那只傻缺黑猫,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少女的话一出口,旁边的少男少女同时笑了起来,笑的很是邪恶。

“胡说!”画面视角忽然升高,看样子是王离塔站起来了。

这张特制的桌子,适合孩子来坐,将他们集中在这里,桌椅的高度都很合适,所以,王离塔站起来后,‘镜头’会上升,要是大人们使用的桌椅,‘镜头’是会下降的。

“该死的,塔玛的小点声,喊什么喊?想要找死吗?”

少女悠悠吓了一跳,对着这边骂着,同时打个眼色,看样子是给塔塔右侧的那个人打眼色。

塔塔转头,就看到那个长相普通有些虚胖的少女,一把将她拉的坐下,还握着拳头小声的恐吓塔塔。

冰雪奇缘女孩秀美动人

“给我听话些,要是敢大声的嚷嚷,一会儿我就揍!记着上次打时,不是还求饶来着?看来,隔了这么些日子,皮子又痒痒了?”

“不要……。”

塔塔惊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拳头,语声中带着哭音。

“那就老实的,不许乱动,不许喊叫,懂了吗?”胖乎乎的少女得意的挥动了几下拳头,继续恐吓。

“我知道了。”塔塔几乎要哭了,只能应下。

“呼呼!”

这是呼吸变重的动静,我扭头就看到王图斤握紧了双拳,眼睛冒火的看着这一幕。

他旁边的崔雅已经炸了。

“混账,王图斤,这就是哥家孩子做的好事,竟然这样的欺负塔塔!别让我逮到她们,不然,一定削死她们。塔塔,不怕啊,妈妈永远守护着。”

崔雅像是被激发斗志的老母鸡,先是劈头盖脸的吼了王图斤一顿,然后,看向塔塔安慰着。

“妈妈……。”王离塔小盆友眼角含泪的看着崔雅,可怜又弱小的模样。

“先别发疯,这场寿宴根本就没办过,画面内容是血月鬼界虚拟的,急个什么劲儿?”王图斤恢复了一丝理智,安抚炸锅了的崔雅。

“塔塔,平时,的这些哥哥姐姐们,欺负过不?”崔雅不放心的追问起来。

“他们对我可好了,真的没有欺负过我呀。”王离塔摇着头,眼神回忆之后,很是笃定的回答。

显然,她的记忆也是被篡改过的。

我听在耳中,心头隐隐的发疼。

因为我知道,真实情况是,王离塔始终被这些哥哥姐姐们欺负着!

她的年纪最小,胆子也特小。被欺负之后因着对方的威胁心里害怕,还不敢和父母去告状,所以,就成了个小受气包。

这些小恶魔们没事时就欺负她,都形成习惯了。

黑晶墙面上,影像继续着。

少女悠悠嘴角一侧邪挑,讥笑的看着这边,她旁边的少年和少女也都是不怀好意的笑着,好像是想起什么开心的事儿了。

塔塔被胖少女威胁之后,只能委屈的憋着哭声,看向对面的少女,带着哭腔追问:“悠悠姐,为什么说我找不回来塔球了?”

话中带着心痛,塔塔真的将大黑猫当成了家人,所以,听不得这种话。

少女悠悠脸上蹦不住的笑出了声来,却觉着这动作不雅,举手掩着嘴巴,用只有这桌子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话。

“我说塔塔啊,可真是傻的可爱呢,的那只傻猫和一样的愚蠢,去年,它被捕捉到了,不都说猫有九条命吗?我们就做了个试验,将它扔到滚烫的热水里去了,结果猜怎么着……?

双马尾的美少女笑着无比邪气。

“们为何这么对待塔球?它没有招惹们啊,们不得好死,呜呜。”

塔塔听闻噩耗,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出声来。

“闭嘴,找死吗?”旁边的胖少女低声骂,然后,塔塔扭头就看到胖少女正伸手掐着她的腰。

“哎呀。”塔塔疼的惨叫一声,但另一边的十岁女孩伸手捂了过来。

黑晶画面上就只有低低的‘呜呜’声了。

大人们距离这桌比较远,再说正在谈正事呢,哪能注意到孩子们这边发生了如此可怕的事儿?

我不忍心的看向了王图斤背后的塔塔,发现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抱紧了黑猫,身体簌簌发抖。

而王图斤额头上青筋直跳,另一边的崔雅却已经泪流满面了,她身躯颤栗,气的头发几乎竖立起来。

即便认为这是血月鬼界虚拟的画面,崔雅还是被气的要死。

黑晶画面中,美少女悠悠残忍的一笑,忽然掏出个大屏手机,摁动几下后,就从桌子上滑推了过来。

“喏,塔塔,自己看吧,警告哈,要是敢不听话,以后就和塔球一样的下场。”

塔塔伸手去将手机拿过来,只是看了一眼画面,就发出一声心痛的尖叫。

但旁边的少女捂住了她的嘴巴,她喊不出多大声来。

画面模糊起来,那是塔塔的泪水……。

手机屏幕出现在画面中。

一口大铁锅,热水翻涌着,一条黑色的猫尸,在其中载浮载沉的。

这是一段录像,处于未播放的状态。

塔塔的力气小,掰不开捂着自家嘴巴的那只手,只能伸出袖子擦拭掉眼泪,然后,点开了播放。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