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富二代app污短视频下

() 秋月、史密斯……

这两位墨檀自然是有印象的,虽然在赶路时汪汪小队的位置靠前,爱凑热闹团则被安排在后方,但出成前双方还是打过照面的,不过当时因为场面比较嘈杂的原因并没有好好打过招呼,所以对方趁着扎好营后吃晚饭的功夫过来认识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名叫秋月的少女身高目测不到一百六十公分,发型是用亮黄色发带扎成的清爽单马尾,睫毛很长,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十分有神,长相也是十分养眼,仔细看去年龄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如果没有在创建角色时特意修饰过,在现实中最多也就是个高中生,百分百未成年那种,当然,这毫不影响她是个美人的事实。

至于旁边那位自称打杂的史密斯看上去就普通得多了,与秋月同为人类种族的他穿着一身看上去很普通的藏蓝色皮甲,长着一张朴素而普通的脸,有着一头长度普通的头发,腰间挂着一把看上去品质十分普通的长剑,身高也是非常普通的一百七十公分上下,年龄似乎与秋月相差不大,虽然看上去有些颓废,但同样也就十五六七八岁的样子。

说实话,像这位史密斯同学一样从头到脚几乎毫无特色的人,在当下这个社会已经越来越少了,而当他与那位从长相到气场都十分张扬的秋月站在一起时,身上那‘毫无特色’的特点又进一步放大了。

“两位好,我是汪汪小队的默,这是牙牙、贾德卡、安东尼·达布斯……”

既然人家过来打个招呼是情理之中,墨檀自然也是颇为得体地回应了一句,然后一一将自己的几位伙伴介绍了一番。

“哈哈,人类半龙人食人魔半兽人,真热闹啊。”

秋月轻巧地蹦到了墨檀面前,踮起脚尖用力拍了拍后者的肩膀,兴致勃勃地邀请道:“呐,给你们个机会,要不要加入我们团啊!”

墨檀、贾德卡和达布斯当时就愣那儿了。

安东尼倒是跟没听见似的继续疯狂进食,而盘腿坐在墨檀旁边捧着晚饭的牙牙已经把尖牙露出来了,这会儿正狠狠地瞪着突然冲过来的少女,嘴里不住地发出‘呜噜呜噜’的威胁声。

“喂!秋月!不许这么没礼貌!”

盛开在花开季节

名叫史密斯的少年顿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动作飞快地伸出手臂从秋月腋下穿过,然后猛地回弯将其牢牢‘锁’住,面色苍白地对墨檀干笑道:“那个,诸位大哥大姐,我们团长的脑子从小就不太好使,打从生下来到现在就没吐过几根象牙,你们千万别见怪啊。”

墨檀对史密斯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没有见怪,然后飞快地按住牙牙的脑袋,正色道:“放心,他们没想抢你吃的。”

“呜噜呜噜……汪?”

正捧着饭碗的牙牙先是下意识地发了个狠,然后才反应过来碰自己的人是墨檀,歪着脑袋在他手背上蹭了蹭脸就继续埋头猛吃了。

而被史密斯禁锢住的秋月还在奋力挣扎,一边拼命用自己的脑袋撞着前者下巴一边大声叫道:“阿炯你放开我!快放开我!我才没有脑袋不好使!你以为上周小测的时候自己抄得谁答案啊!你以为去年八月底的时候是谁辅导你写得作业啊!有你这样对团长的吗?死刑!死刑!!”

“是是是,你说死刑就死刑好了……”

被叫做阿炯的史密斯叹了口气,一边继续牢牢地锁着秋月一边干笑道:“但是上周小测那次不算,暑假那会儿你明明只是一直在旁边打游戏干扰我写作业而已吧,真正有帮忙的只有明榊和小道学姐啊!”

“你懂什么!我那是在精神上支持你!不然你怎么可能那么快写完作业啊!”

“呵,像你这种放假前三天就把作业写完的优等生根本就不会懂,人类的潜力……”

“诶?什么潜力?超能力吗?”

“呃,不,我是指普通人……”

“普通人什么潜力?”

“一个人,一支笔,一个晚上,一个奇迹。”

“其实是没规划好时间所以只能狗急跳墙吧?”

“嗯……”

“嘁……”

两人忽然诡异地沉默了下来。

贾德卡看的目瞪口呆,牙牙和安东尼吃的心无旁骛。

而墨檀和达布斯却是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在秋月和史密斯刚刚那番对话中听到了很多熟悉的词汇。

小测、暑假、作业、优等生……

一套对话下来,两人的身份基本已经被墨檀和达布斯实锤了。

玩家,绝对是玩家,而且还是那种并不会很注重掩饰自己身份的玩家。

墨檀忽然觉得有点儿头疼,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跟爱凑热闹团这帮人扯上关系,但他偏偏还真有事想跟对方说,事实上就算秋月和史密斯两人不过来,墨檀也打算一会儿吃完饭后去爱凑热闹团驻扎的小营地和暴龙冒险者小队那边走一趟。

“老贾,跟你说个事儿……”

一番斟酌之后,墨檀便趁秋月和史密斯互相吐槽的时候凑到贾德卡旁边,低声对老爷子说了几句什么。

贾德卡神色微变,然后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便飞快地离开了汪汪小队的驻地,向这片营地的东侧走去了。

“我去外围守第一班夜,达布斯你看着点儿牙牙和安东尼,如果我要……的话,会提前发消息跟你打招呼,到时候你替我值第二班。”

墨檀又转头向达布斯交代了几句,并下意识地把‘下线’两个字的音量降低到唇语程度,然后便拍了拍王霸胆:“走了,守夜。”

王霸胆一脸不情愿地看着他:“嗝~”

“别犯懒,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听说过没?”

墨檀敦敦善诱。

王霸胆扯了扯嘴角,瞥向墨檀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智障:“大哥,我没病没灾的话至少能活几千年,你这是咒我呢还是咒我呢?”

“领略精神就好。”

墨檀哑然失笑,见王霸胆不情不愿地伸腿起身后才重新转头看向吵吵嚷嚷的爱凑热闹二人组,招呼道:“我先去守夜了,你们是在这里玩会儿还是打算一起?”

资深冒险者帕尔斯把守夜者分为两组,第一组是每支冒险者小队自行决定的,一个人或者两个人都可以,只要能做到不睡觉看住自家驻扎地区就可以了,没有任何额外要求,而第二组则需要以整片营地为中心,在几个关键点位做到尽可能地无死角监控,其中人数较多的黑山羊小队和暴龙小队总计出八人,两人一组分别负责正南、西南、正西、正北是个方向,而人数相对较少的汪汪小队与爱凑热闹团则分别出一人,同样两人一组负责相对最安的东侧,最后由安卡商队的公务员们轮班进行不固定巡逻,以达成理论上的完美警戒。

“啊!还有要派人跟你们一起守夜吗?”

秋月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猛地挣开了史密斯,欢呼着跳到了刚爬起来的王霸胆背上:“哇!你这就是那只据说超级有个性的王八吗!?”

被推了个趔趄的史密斯当即就是一声哀嚎,紧接着便抬头冲秋月大声叫道:“你疯了吗?那是人家的坐骑!是魔兽!魔兽超危险的!快下来给默大哥道歉!”

墨檀其实倒是不介意秋月蹦到王霸胆背上这件事,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姑娘确实是有点儿活跃过分了,而且行动力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强。

“你说你马呢,老子才不是魔兽!”

王霸胆却是非常不爽地瞥了史密斯一眼,骂了一句后又歪头看向蹲在自己背上的秋月,沉声道:“无知的少女哟!想让我载你一程可以,但你必须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哦?说来听听。”

“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内裤?”

那王八在墨檀阻止前大声问道。

“橘白条纹。”

秋月随口回答道。

“……”

饶是以王霸胆的心理素质都是一惊,即将脱口而出的挤兑愣是给咽回去了。

它千算万算,没算到这姑娘竟然会如此直言不讳把内裤颜色告诉自己,用谈论天气般稀松平常的语气。

“真的会说话诶!哇你真是太有趣了,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爱凑热闹团,你喜欢内裤的话,我每天都可以买内裤喂你吃哦!或者让石榴把她的内裤脱下来给你吃也行,哈哈哈哈,你真是赚到了,石榴可是我们爱凑热闹团的吉祥物,胸比我还大!”

秋月用力拍着王霸胆的壳,语速飞快地拉拢起王霸胆试图将其招募进自己的冒险者小队里,还管饭。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吃内裤了?!我明明只是问了一下你的内裤颜色而已啊!这女人真的没毛病吗?还有那个石榴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吃她的内裤啊?搞毛啊!这个闭上嘴明明还算养眼的女人确定没有被什么玩意儿踹过脑袋吗?!

王霸胆的心理活动一字不落地通过契约响彻在墨檀脑海,最后还甩给他了一个‘老大救我’的眼神,看上似乎整个龟都不好了。

与此同时,终于已经按捺不住的史密斯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猛地伸出食指隔空指着自家团长的鼻尖大声咆哮了起来:“你有病吧!为什么自顾自的要喂人家吃内裤啊!乌龟也好王八也好都没有以内裤为主食的存在吧!明明是人家的坐骑你为什么连招呼都不跟主人打一个就像把它招募进团啊!还有石榴学姐已经够可怜的了可以拜托你不要再欺负她了好吗?脑回路惊奇到这种程度你确定不用去医院看看精神科吗!赶紧给我从人家背上下来啊秋月!”

“其实让她玩一会儿也没关系。”

墨檀走到已经快把自己喊缺氧了的史密斯旁边,莞尔道:“不过我这就要去守夜了,你看……”

史密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秋月从王霸胆背上英姿飒爽地跳了下来,窜到墨檀面前欢蹦乱跳地说道:“我们也去!”

“你们?”

墨檀有些纳闷,好奇道:“帕尔斯先生不是说了么,咱们两只冒险小队各派一个人就可以了。”

秋月嘿嘿一笑,叉腰道:“但他也没说只能派一个人吧?”

“呃……那倒是,理论上只要有人能在自己的驻地守着就行。”

墨檀挠了挠颈侧的鳞片,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就成了。”

秋月开心地比了个v字剪刀手,然后转头冲史密斯叫道:“阿炯,你发消息把石榴和明榊也叫过来,顺便告诉古树让他守夜,无聊的话就数星星玩。”

史密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是……”

“闭嘴,难道你已经把团规忘到脑后了吗!”

“是啊,完忘到脑后了呢……”

“那还不快去做!”

“这诡异的对话究竟是怎样成立的啊?”

史密斯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却还是打开好友栏将团长的命令发给了同伴们,然后把双手插在口袋里驼着背长叹了一声:“好了,搞定了,所以现……喂!不要自顾自地走掉啊!!”

已经抛出了十好几米的秋月潇洒地三百六十度转身,眉头微蹙地看着停留在原地的史密斯、墨檀以及王霸胆,不悦地说道:“快点啊你们几个!不是说要守夜吗?还磨蹭什么呢?!”

“啊啊啊……”

史密斯痛苦地捂住额头,特别自暴自弃地哀嚎道:“我还是转学吧,在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少活三十年的,不,或许明天就死掉了也说不定!”

墨檀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我倒觉得你是痛并快乐着啊。”

“哈?”

史密斯一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墨檀早已经走出好一段儿距离了,至于他那位秋月团长,更是跑的连人影都快没了。

……

十五分钟后

帕赛尔大道旁,临时营地,正东守夜点

“爱凑热闹团,明榊。”

穿着一身黑色法袍,带着三角尖帽的小个子少女对墨檀微微点头,并在秋月的眼神示意下补充了一句:“是神的使者。”

“我也是爱凑热闹团的团员……我叫石榴……”

有着一头栗色卷发,面色通红,虽然看上去也就是高中生的年龄,但身材却十分热火的少女因为身上布料太少而哆哆嗦嗦地自我介绍着:“是……是一个边缘人……你好!”

“喂喂喂,边缘人是什么东西呀!每次都记错台词可不行哦!”

秋月十分不满地用力抓了一下石榴的胸部。

“呀!!”

一声尖叫后,石榴强打起精神抬头扛着对面那已经彻底石化的一人一龟……

“我是未……未来人,嗯。”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