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狼人久久香蕉网

乔智与宋恒德在私密房间见面。

宋恒德一连抽了好几根蚊香。

默不作声,表现反常。

乔智从宋恒德手中夺过蚊香,“宋叔,你看上去很焦虑,既然找我,肯定是想跟我聊聊, 不用有所顾虑。”

宋恒德自嘲地笑了笑,“淮香集团处于很危险的处境。”

“怎么说?”乔智眼睛眯了一下。

“茹雪在运作上市,利用这个计划,准备剥离淮香集团的负资产,其中酒店体系——淮香客栈将是最先被剥除的一部分。”宋恒德叹气。

“淮香客栈从三年前开始面亏损,虽然靠着这几年房地产很稳定,依然保持很大的体量,但已经不是淮香集团的核心盈利模块。”乔智分析道。

“淮香客栈国共有三百多家,其中自营门店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所有的门店产权都是归由淮香集团所有,如果这部分资产被剥离,等于自断一条胳膊。”宋恒德严肃道。

淮香客栈虽然不盈利,但是固定资产,产权值钱。

表面来看,每天营业额不够支付员工薪资和日常维护费用,但固定资产每年都在增值。

“你是担心被人坐收渔翁之利?”乔智道。

强调性感

“没错,淮香客栈估值至少能达到十几亿,按照律所那边的意思,以低价抛售出去。”宋恒德沉默声道,“这不是瞎扯淡吗?”

乔智蹙眉。

律所?

秦右丞?

“现在茹雪一根筋,而你岳母完放手,下面人心惶惶。”宋恒德无奈。

他负责整个集团的管理运作。

淮香客栈也是其中一部分。

如果淮香客栈被剥离转让出去,势必引起大幅度的人员波动,底层的员工可能不会大变,但高层肯定会震荡。

宋恒德是希望乔智说服陶茹雪改变主意?

乔智并不打算牵扯此事。

他原本就想将自己从淮香集团摘出去,没必要自寻烦恼。

但宋恒德帮过自己多次,乔智是一个很感恩的人。

“我会尝试帮你说服一下茹雪。但,她是淮香集团的董事长,最终决定权在她的手中。”乔智谨慎道。

“那就请你帮忙了啊。”宋恒德自嘲,“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不可控。我能理解她想要大刀阔斧改变淮香集团的决心,但不能将淮香集团搞得分崩离析,毕竟外面还有强敌环伺。”

跟宋恒德分别,乔智来到淮香集团。

虽然不常来,但当他摘掉墨镜,前台还是迅速认出他。

乔智的海报至今还和沐晓一起贴在文化长廊之中。

前台偷偷地打量乔智本人。

看上去很普通,但眼神很亮,背线很直,表情有些内敛,但绝不露怯。

陶茹雪正在开会,得到同意,被秘书带到了办公室等待她的到来。

乔智坐在沙发上一阵打量。

比起自己那简单的办公室,此处宛如另外一个世界。

黑白线条组成的家具和图案,使得风格很干练和现代,桌上摆放着一台一体式电脑。

乔智拿起电脑桌上的照片,微微有些失望。

她的个人照片,没有孩子,更别提自己。

照片里,头发很长,尾端微卷,瓜子脸,露出的牙齿雪白,身后是空旷的草地,张开手臂,青春懵懂。

照片应该摄

于国外,当时在留学。

乔智还是喜欢现在的她。

多了知性与女人味。

门被推开,秘书端来一杯咖啡,乔智茶几边,说了一声谢谢。

秘书暗叹乔智还真够拘谨。

董事长让她在办公室等待,这是将她当成了最亲密的人。

似乎因为翻看了桌上的照片,有些尴尬和失态。

陶茹雪走入其中,展颜笑道:“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路过,顺便来看看你。”乔智道。

陶茹雪觉得乔智的语气不对,正准备往下问,门被推开,秘书通报,“秦先生,想进来汇报事情。”

陶茹雪不愿让乔智觉得突兀,颔首,“请他进来吧。”

秦右丞进入之后,扫了一眼乔智,眼神有些诧异,将手里的一份文件递给陶茹雪,兴奋道:“我刚联系上了一个下家,愿意用十二亿的价格购买淮香客栈。他们愿意承担客栈接近十八亿的债务,也就是说这笔生意,我们可以有三十亿的实际收益空间。”

陶茹雪扫了一眼乔智,乔智低头望着手机,充耳不闻。

“晚点再商议此事。”陶茹雪道。

秦右丞沉声道:“现在对方在等消息,我们要赶紧给他们答复,否则,恐怕合作就要告吹了。茹雪,淮香客栈价值多少,你心中有数,那么多债务,最多也就七八个亿的价格。”

“我半个小时后给你确切答复。”

“茹雪,我没法等,错过了,损失很大。”秦右丞坚持。

秦右丞语气看似尊重,实则咄咄逼人。

“错过就错过呗,弄得那么危言耸听做什么?”乔智没忍住。

秦右丞扫了一眼乔智,“我在谈正事儿。”

秦右丞的这话,让乔智觉得不爽。

搞得乔智过来找陶茹雪,有些不务正业的感觉。

“正事儿是你这个谈法吗?你是淮香集团的员工吗?你只是个顾问而已。别人需要你提供决策,你再开口说话,而不是逼迫甲方做决定。”

“好啦,老公,你少说几句。”

陶茹雪觉得事情有点麻烦。

她知道乔智对秦右丞一直没有好印象。

但秦右丞似乎故意装作看不出来,有意挑衅乔智。

“右丞哥,你出去会儿吧,他今天心情不好。”

秦右丞从乔智的身上嗅到了一个浓烈的杀气。

变换表情,摇头苦笑,离开办公室。

“对不起,是我的错。”乔智主动道歉。

陶茹雪有点慌,乔智什么时候主动道歉过。

她不理解感慨乔智为何语气那么冲。

“你找我有何事。”

“没什么!我还是不打扰你工作了。”

言毕,乔智走出办公室。

等了半小时,说了不到十句话。

陶茹雪有些激动地将乔智送到电梯口,引来员工们惊讶的目光,很少见气场十足的女老板,如此女人姿态。

陶茹雪坐在办公室内,心情抑郁。

他凭什么生气?

自己还生气呢。

在秦右丞面前,摆出那副样子,搞得自己下不来台。

秦右丞会怎么看自己?

找了个不通人情世故的老公?

再次传来秘书敲门的声音,秦右丞走入,陶茹雪致歉,“对不起,刚才乔智

很没礼貌。”

秦右丞暗中闪过一丝同情,挥手绅士地说道:“没事,他不知道公司的具体情况,所有有不同的观点。关于淮香客栈的剥离,真的不能再拖了。”

陶茹雪心中暗想,乔智可没那么无知。

总觉得他有话想说,但不知为何,没有说出口。

陶茹雪凝眉,“能不能让那边缓缓,我想召集员工讨论,毕竟不想让公司变成一言堂。”

“唉,那我尽力与那边拖延时间吧。”秦右丞为难道。

等秦右丞离开,陶茹雪坐在位置上沉思许久。

慢慢明白乔智的意思。

虽然没点破,但暗示自己不要被秦右丞轻易欺骗。

淮香客栈是个鸡肋产业,半年前曾火过一阵,但现在每年都在亏损,她尝试接触过一些资本评估公司,转手最多能到十三亿,但也属于有价无市。

秦右丞给出的价格,足以让陶茹雪动心。

要这么快做出决定,又觉得不安。

涉及到十多亿的资金,数千人的饭碗,还有自己在淮香集团的威信。

失败的话,会被质疑。

在这个关键时刻,乔智选择提醒自己,让她动摇。

他是自己最爱,也是最信任的人。

放下烦恼,通知高层开会。

说是讨论,其实是宣布决定。

放弃淮香客栈这一个连年亏损的附属体系。

减轻行囊,轻装上阵。

宋恒德在会议上拍了桌子,发表强烈的不满。

“董事长,你这么做,会让员工们寒心的。我们不仅是同事,还是一如走来的战友。淮香客栈也曾经创造过辉煌,如今亏损,就放弃,是否太冷血了?”

“企业不是慈善,是需要锐意进取的。放弃淮香客栈,是为了能够让集团瘦身。同时,接盘方也会重新调整规划,给客栈带来动力。”陶茹雪冷静道。

宋恒德道:“在这个决定上,我不赞同。”

“宋叔,我尊重你。但这件事,没有退步。”陶茹雪坚持道。

宋恒德毕竟只是总经理,没有一票否决权。

其实宋恒德也知道自己的意见不重要,也没有力挽狂澜的力量。

但他必须要在高层会议上表明态度,如此手下那帮人才能继续支持他。

会后,宋恒德亲自前往疗养院拜访了陶南芳。

陶南芳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沉默许久,“淮香客栈当初也曾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现金流,不过这个行业的红利已经没有了。茹雪将之转手卖出,也是情有可原。”

宋恒德自嘲道:“我们违背了当初的承诺,一批老战友要面临失业了。”

陶南芳认真道:“你当务之急是帮茹雪处理好,转让后员工的安排,最好能将员工的待遇写在合同内。”

宋恒德摇头苦笑,“很难。”

陶南芳道:“我会跟茹雪商议此事,让她增加对老员工的失业补贴。如果工龄超过五年,可以转入淮香集团其他同级岗位。”

宋恒德摇头道:“这恐怕不行!她不会同意。”

陶南芳很快明白。

陶茹雪原本就是想要清理旧有的人员体系,制定新的团队。

(很多人觉得最近写的剧情有点虐。烟斗觉得还好吧,是不是前面太甜,所以这一段有点不适。请放心,稍微压抑,只是为了更甜。)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