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片不用充VIp

qishu.

五家合作商,合作了半年,都已经有点默契了。

现在,突然有三家要终止合作,如果说陈牧一点都不在乎,那是假话。

他正准备给这五家加担子呢,按照他和维族姑娘、女医生之前商量好的,因为人手不足,以后育苗上的业务,要更多的外包出去,这五家自然是他们把业务外包出去的主要目标。

“不过这样也好,必须要经历过一些事情,才知道谁能信得过。”

陈牧只能安慰自己这一次的事情是一个打铁的过程,去芜存菁,把铁里的杂质去除,剩下来的都是好钢。

以后,他会给这没有“背叛”的两家更多单子,算是对他们“忠诚”的回报。

同时,他也会找更多的合作商,准备提高毁约金额,让人以后再想用这种挖墙脚的方式使坏儿,变得更难。

这一次奥赛只挖走了三家,就赔了毁约金150万,多找几家,在提高毁约金额,他们如果想把人挖走,那赔付的毁约金更多,成本自然也更大。

至于那三家,陈牧不会让他们好过,只要他们敢继续在原本的林场里育苗,陈牧就一定会给他们使坏儿,反正这事儿走着瞧。

和李经理聊完电话,陈牧立即给张涓涓打了过去了,告诉她这件事情,然后让她准备催讨违约金。

“没问题的,他们如果不付违约金,我们可以向法庭申请去封他们的林场,到时候他们如果想顺利和奥赛合作,就必须给钱,你放心好了,我会盯紧这事儿的。”

花园里的清新美少女唯美治愈

电话里,张涓涓对陈牧作出承诺。

陈牧其实和张涓涓也就是主要说这件事情,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了,可没想到张涓涓突然问道:“最近我又打听到了一点关于奥赛的八卦,虽然都是空穴来风的消息,不过挺有意思挺狗血的,你要不要听一听?”

八卦?

陈牧撇了撇嘴:“你这个律师一天到晚都在干什么,放着正事儿不干,老打听什么八卦啊?律师同志啊,要时刻牢记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

没等陈牧把话说完,张涓涓在电话里又问一句:“那你要不要听?”

陈牧立即点头:“听,当然听,我本人来说……最喜欢八卦了。”

张涓涓“切”了一下,才说:“这一次我打听到的八卦,是关于关宇飞的。”

“关宇飞?”

之前陈牧就听张涓涓说过,关宇飞就是奥赛公司那边主管这一次对付牧雅林业的人,建立西北分部之类的事情,都是关宇飞和他手底下的人一手策划的,可以说牧雅林业目前的敌人既是奥赛,也是关宇飞。

听见张涓涓打听到关宇飞的八卦,陈牧觉得兴趣更浓了:“关宇飞有什么八卦?快说来听听。”

张涓涓把陈牧兴趣撂了起来,却不说了,哼哼道:“我们今年的法务代理合同就快到期了,你是不是应该准备要和我们律所续约了?”

陈牧诚恳而郑重的作出承诺:“当然续约,就照着去年的来,你把合同发我,我立即签。”

“屁!”

张涓涓痞气十足的说道:“就照着去年的来?想屁吃呢!哼,去年我都差不多是给你白干了一年了,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啊?”

“张律师,你这怎么说话的呢?”

陈牧连忙纠正说:“什么叫做白干一年?你又不是我包养小三,怎么把话儿说的这么有歧义、这么暧昧啊?这样可不好。”

张涓涓不以为意的说道:“我觉得自己比小三还不如呢,人家小三撑*开*大腿,就有收入,说不定还能享受享受*快*感,可我呢,就是个杨白*劳,被你这个该死的资本家剥削了整整一年,卖了一年的苦力,才拿那么一点小钱,连你们这些资本家出去一次的酒钱都不到,真是亏大发了。”

微微一顿,她堵气道:“要不你直接包养我好了,本律师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索性便宜你好了,这样来钱可比当律师累死累活的轻松多了。”

陈牧是个怂货儿,可不敢接这茬儿,没好气的说:“大姐,你这一年五十万呢,做这么一点事就收我五十万,还敢说是小钱,你亏不亏心啊?”

张涓涓冷哼:“你想想这五十万我为你干了多少活啊?

你那五家合作商,我从头盯到尾。

你们牧雅评选先进出事,我还要动用关系为你调查、平事。

你们公司各种合约、各种法律文本,我都要准备。

就连申请专利都是我在跑的,这些没额外收过费吧,还有其他的事情,几乎都是随传随到……

你说我收你这五十万,是不是卖命钱?”

打感情牌是吧……

陈牧坚决不为所动:“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偏偏要说得好像自己很委屈似的,我们这种平头老百姓可真没办法和你们牙尖嘴利的大律师讲道理”

“陈牧,你就说吧,加不加钱?”

“不加!”

“那行,这个月完了以后,你自己玩去吧,我们律所不伺候了。”

“我去,不用玩那么大吧?”

陈牧没辙,就这么一个信得过的律师,想要撂挑子,那是坚决不行的啊。

想了想,他故作大气的说:“那行,再加个十万吧,行了吧?”

张涓涓坚决无比的说:“一年代理费一百万,没商量。”

“你们家律所改抢钱了呀?”

陈牧大吃一惊,被这惊天数字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劝道:“大家一人退一步,就七十万吧,怎么样?”

张涓涓又爆粗了:“屁,就凭你们的业务量和工作量,现在市面上起跳都是一百五十万的,我只收你一百万就算是退了很多步了,不信你自己去问问价,再来和我谈。”

微微一顿,她又加了一句:“这一百万就是底线,你要是想不明白,就当自己包了个小*三好了,每年花钱给小三买包包。”

我去你大爷的小三……

陈牧差点都想说要不你包养我好了,各种姿势随便玩,只收五十万……

关键是这话儿说不出口,以张大律师的毒舌,这话儿说出来分分钟会自取其辱。

张大律师放过狠话以后,又开始说软话循循善诱起来:“五十万是小钱而已,你别多想了,真心是市场上的良心价,嗯嗯,你一大老板,和我这么个可怜巴巴的小律师计较什么,回头我就把新合同给你,你赶紧签了发回来,要乖哦。”

五十万是小钱?

我去你大爷的小钱。

偷香

qishu.

Tagged with:
Posted in 未分类